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他从不发朋友圈

2022年07月27日 07:47:5121百度已收录

  镁光灯和壁灯交相辉映,一转一闪投射出迷离的光影。乐管里飘着《味道》,孙露唱的,别是一番沁入心脾的疗伤味。女服务员缓缓走过来,问道还需要点什么吗,他平静地回答不需要了,服务员转身离去。没有达成销售的她脸上并无失望,相反多了一抹不经意察觉的感动。也许在此灯红酒绿、人情冷暖的地方,她受够了太多的粗暴与冷淡。

  他迅疾押了一口扎啤,稍显焦躁,这举动瞬间令融化了我内心的冰块,因为只有在哥们面前这种情绪才会轻易流露,我们是朋友,多年的朋友。虽然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也没有见过面。

  就在刚才的傍晚时分,他突然来信,说到了我住的城市,我一愣,有点尴尬式地反应,但我知道以他的性情是不会轻易开玩笑人的,更何况我们已有多年未曾通讯。

  找了这座位于城郊的小酒吧坐下,简单寒暄过后就是沉默,沉默短暂的尴尬很快就消逝了,因为有往日的交情摆在那里。我们一起在那个公司共事了一年多,由于性情相投,寂寞的时光经常在一起喝酒谈心,这交情就这么埋了下来,这十多年来未曾飘散。

  其实期间我也有过数次心里不平衡,因为自从相互添加了微信后,他从不在朋友圈露面,而我由于工作和写作的需要,是经常要发的。我也曾数次发信过去试图叙旧,但隔着时空,总感觉没什么话说,或者说我们没有什么心情深聊,谈不到两句就只能各自找借口说忙去了。我感觉我经常暴露在他的目光下,他在黑暗中盯着我看,自己却从未现身。我有好几次想屏蔽掉他,最终又于心不忍。

  “感觉你这些年过不不错嘛,挺舒心的”,他从斑斓的灯影中抬起头,真诚的说道,我一愣,立马就知道他的这些信息是从我的朋友圈得到了,我内心苦苦的一笑,刚想辩解几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何必呢。

  我目光看着他,心里的那些疑问恨不得立马全部倒出来。“这些年你去哪里了,都不见你露面……”他倒一如既往的直爽,“也没忙什么,瞎过,日子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来了”,偏巧他的手机响了,是微信常常听到的提示音。这些年没露过面,我以为他很忙,忙得不可开交,早忘了我们当年那些凡人般的交情,我还以为他要去中南海上班了呢,原来也…

  他稍微停了一下,斟满酒杯,邀我干了。光影中又走过来一个推销啤酒的小妹,满脸堆笑的问要喝酒吗先生?看模样也就十六七左右,真不容易,我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说来一件。之后他沉默片刻,缓缓地道,“以前闲的时候经常吃夜宵喝酒,如今少了,打打麻将,弄弄儿子取乐,也会不时地刷圈,可我不发”,“为什么呢……”我表面风轻云淡,其实这句话最想迫切的问。“感觉混得不好,没什么可发的……”他顿了一下又有点激动地说道,“有些人整天在朋友圈晒脸蛋,晒娃,边晒边自我傻笑,我是做不来。”

  其实他这一席话又将我们的感情拉近了一步,令我心情很舒畅。我们之所以合得来,也是因为彼此在对很多问题的看法取得共鸣,先不管对与错,这就是哥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他稍微收敛了一下情绪,像是自言自语的道,“自己过得不好,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帮你,我也不想自爱自怜的、悲悲戚戚地试图博取别人的同情。也不想夸夸其谈地转发心灵鸡汤,很多事我都做不来,无法教育别人。”

  他估计也意识到我心里的这些疑问,一股脑儿的端出来,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不然我们怎么会有话题呢?他这是在向我解释甚至有点“道歉”的成分在里面,这样一来我们的隔阂彻底的消逝了。话闸子一开一件多啤酒很快不见了,最后两人醉醺醺的相扶出来找个酒店开了房,又是一夜梦话醉话心里话。

  虽然眼下我们又分开了,他也没有发朋友圈,我也不再有想法。又像从前一样,郁闷了不开心了随手发信息过去牢骚,不必顾虑彼此是否在忙,是否会反感,是否会及时回信。因为我们早已心照不宣,不需要用一般人之间的规矩和框架来衡量。这才是真正的哥们,真正的友谊,不因外界的干扰而淡化,不因时间的冲刷而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