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魅力兰朵诗歌精选十首》

2022年05月14日 07:04:456百度已收录

又是秋天了,一年似乎又要到尽头了,每到秋天我都会有些焦虑不安,失眠、厌食、心神不定。我觉得自己需要出门走走了,于是定购了独飞三峡的机票,临行前,翻点往日写下的这些句子,突然想把自己最喜欢的几个凑在一块,是谓“精选”。这“精选”乃兰朵自己只标准尔!

  2003年8月18日

  魅力兰朵诗歌精选十首

   1.《失踪的林地》

   2、《五月之夜:追忆南屏晚钟》

   3、《更细小的雨》

   4、《夏夜浮想》

   5.《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6、《十二月临近:一切终了》

   7、《大雪之后,旷野乖顺》

   8、《内心生活》

   9、《十年之后》

   10、《断裂:一个日子的五个碎片》

   《失踪的林地》

   许多年后

   我终于明白林地失踪的真相

   那孤僻的区域

   在我很小的时候

   一次和父亲一起见过

   那时是冬天

   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片林地

   之后我再也没有找见类似的地方

   那孤僻的区域

   我不停地问过许多人

   人人都说不知道

   四十年后

   父亲重新回到他出生的村庄

   在日记中,他写道:

   一切景物都变了

   在1959年的冬天,那些树

   从此消失不见

   我的大哥也是砍树的人

   他还帮忙把木材拖到沅水码头

   那些被遗弃的孩子

   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那个微风轻吹的九月天

   我和父亲在遍地野菊花的老屋场漫步

   一些纤细的花粉

   以每分钟十米的速率冉冉升起

   它细腻的语言和父亲的沉默

   使我疼痛

   父亲说:那是梦一般的林地

   凡是见过它的人

   就一辈子也别想把它忘记

   五月之夜:追忆南屏晚钟

   一

   我看见许多正在消失的事物

   我内心的深痛无法解释:

   我是为了曾经齐声唱过的南屏晚钟,不远千里

   我细瘦的脚踝与深夜的厂房噪音

   一起流浪,流浪在没了钟声的南屏街头

   二

   我想大口喝下这些孤独的雨水,在五月的夜里

   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想念。我渴望得到雨水的原谅

   五月之夜,许多人用大好光阴体认命运的安排

   那些逝水东去的日子,许多人

   讳莫如深啊,许多事没了交代

   三

   我听见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哭声

   那个被爱人辜负的女子,在电视里

   哭得就像一场古希腊悲剧

   我走到她的对面,平静,安详

   不喊,不叫,也不劝慰

   “不愉快的事,都会过去,我们的一生都会过去”

   我这样说,她听不见

   四

   我在五月之夜写下的追忆

   这些夭亡的句子。我杜撰出哀歌

   墓碑,松树和白色小花

   这些无法见到阳光的句子,像个烈士

   在五月之夜,一声不吱

   五

   我止不住漂泊的脚步,从天涯到故乡

   从故乡到天涯到“记得我们有约”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工作,写作,应付生活

   在心情的旋涡中翻转。抽烟。喝酒。日子苦闷

   在醉意中与世界和解,在爱或不爱中

   洞穿一些局限与悲凉,悲欣交集

   六

   我看见黑夜的悄然独步,温柔的羊群

   洁白的莲花,沉睡的少女

   甜蜜的回忆滋养甜蜜的忧伤

   有人说童年一过,人生就在变小

   是啊!童年一过,人生就开始变小

   只有疼痛必须除开

   七

   流落荒城,两手空空

   我们在太阳中发现月亮

   从树梢上发现云层

   “一生慢慢过去。”春去冬来

   无异于石头落水,什么都不曾发生

   八

   我内心的深痛如似火车站的时钟

   三支铁臂,绞刮胸口

   不动声色,阴郁远胜

   沙漠中婆罗门的苦修僧

   九

   都说悲伤的人听不得风吹

   我记得故乡的天蓝,雪白,大地无边

   都知道分道扬镳的两人互不相欠,你在“妹妹”里说:

   “我的窗前有一棵大树,我的房子

   古老又朴素。我想这一些,你喜欢。”

   写于2002年5月7日

   更细小的雨

   我要穿过马路

   才能穿过这一场更细小的雨

   这是二月末的南方大街

   街道中央,细小的杜鹃花破裂

   有两个星期或者更多的时辰

   树木犹豫不决。一些更细小的叶子

   颜色苍绿,立场鲜明

   有雨还有风,很少有人

   像我这样在宽大的街口滞留

   每件事物都尽可能远地撤离现场:

   车辆退去,长街广阔,天空缩小

   飞鸟零落。

   只剩下时间在我的口袋里

   嘀哒作响。它能否

   记着我走过马路的面容

   写于2003年2月26日中午

   夏夜浮想

   一

   是一只浅海无忧的游鱼,被轻巧的沙漏

   套牢。是一串古旧的象形文字

   被嵌进一篇繁体字的卜文。是一只歌唱的青蛙

   被尖锐的镊子掷在洁白的瓷盘。我看到

   一只辛勤的蜜蜂,在百花丛中

   采撷了太多的爱恨清愁。

   二

   尘埃四起,云朵远游。蟹行的欲望

   带给我们纸币、美女、失眠症和大好名声

   生机勃勃,蒸蒸日上,冠冕堂皇。有欣喜

   有快乐。有悲哀和恸哭在夜深之时

   在衣锦荣归的故里之外 镇日低回

   三

   一个词语诞生,又一个词语跟来

   在信仰与怀疑的途中,穿插。交织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工艺精美

   像一块人见人爱的波斯地毯

   唉,无论多么远大的前程也只为了踩在脚下

   不如我们索性就做定个浪荡公子

   怀揣些泪水,柔情,燕雀之志

   声色犬马地打发掉剩下的年华

   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可我为什么要悲伤。在午夜笙歌的金色年华

   哭泣。我在摇晃的灯影里舞蹈,在飞旋的尘埃里尖叫

   在摔倒之前,我遇上了你。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暗影中的脸孔,灯光里的碎片

   我们在众声喧哗里构思情书

   在一小口一小口的君度橙里培植回忆

   我们并肩走在街上。有阳光,玫瑰

   有水晶珠链。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伸向彼此的手。垂在天蓝色窗帘之外的孤单。

   拔节成长的玉米。温文有礼的调笑。卡碟的音响

   克制。冥想。障碍。硬币落地的弧度

   优雅,清脆有声。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首尾相逐的梦境,顺流而下的日子

   匍匐的生命所拥有的一线光明。

   盛夏的果实,废墟中的秋天

   持久的等待,烦忧,疼痛,改弦易辙

   人人都说佳期苦短。也许我们来日尚多。

   可我为什么要悲伤

   十二月临近:一切终了

   我看见忧伤在我的脉管里散步

   像一块穿过大气层的陨石

   遥遥欲坠

   带着为某段时空命名的冷静

   我听见冬天用雪落的声音塑像

   像孤独日久的血液和神经

   为了温暖

   在阳光照临之前的皮肤下热情拥吻

   我看见高阔的天空

   豢养黑色又毁灭黑色

   滋长天光又吞噬天光

   就像我和你走在河岸

   相互牵引又相互松手

   彼此爱恋又彼此分离

   我听见风中的鸽哨

   随风生长又随风消逝

   被风传播又被风隐匿

   就像柏舟中的女儿

   在爱情中新鲜

   又在爱情中颓败

   我听到知情者在春风中

   窃窃发笑

   我看见碎片子弹般从我的胸膛

   穿透而过

   我知道十二月临近

   一切终了

   我知道这是结局。也是开端

   2002年11月22日上午

   大雪之后旷野乖顺(外一首)

   杨子云

   大雪之后旷野乖顺

   凛冽的北风促使我们向往冒险

   岁月疲惫,我们依然容易

   被暴力所激。今夜

   我们要升入天国。去霸占

   传说中金碧辉煌的神仙殿堂

   狂肆的北风裹卷山野

   身后的城市,刹那间

   憔悴孤零。仰望天穹:

   三星在窗,三星在户

   我与我的猎户,终于重逢

   重逢在松涛声紧的麓山雪原

   我选择站在猎猎的风口与你说话

   逆着风吹的方向,你能看见

   是我,站在风中等你

   你跟我说起过生命脆弱

   天边的猎户,我知道,你只有一些些

   微弱的光辉可用来将我缓缓包围

   [雪夜,我在麓山]

   我现在置身黑白麓山

   知道了雪花开放,你就是黑色里

   我洁白的城池。我知道

   你将只听允黑与白的缠绵

   指令他们,应验一个个青葱色的预言

   我不知道北风是否传递了你的旨意

   寒风砭骨。我要大口吞食雪团

   我要吞下整个冬天的卑微

   我要用清冽的雪水润泽我嘶哑的喉咙

   我要永不停歇地歌唱。唱古老的九歌

   献给普天下所有尚未离散的情人

   2003年1月7日凌晨十二点到清晨四点,在岳麓山看雪景

   2003年1月7日晚作

   内心生活

   我活着,只能有一种命定的形式

   犹如炊烟,渲染的都是

   古往今来的乡愁。我也许注定

   要以一个梦游症患者的身份

   终老,衣锦荣华

   却踏不上还乡的路途

   我守着神明的钻石一贫如洗

   硕果累累也是空空行囊

   我时常愚钝得不可救药

   一颗颗孤单离群、出奇可笑的灵魂

   顺流而下,你是否

   已做好了朽腐的准备

   衣衫透亮、辗转沉浮,源自神明的安排

   让我在静默中冥想、怀念

   深入污泥之所

   对生活的背叛得以最终完成

   2003年6月26日

   十年之后(共五首)

   [十年之后]

   十年之后,我会遇见你

   遇见你在蔷薇花丛。慵懒的花朵

   细微的粉末,一定会哽住你

   纤敏的喉头

   在阴湿的雨季,疏松泥土的虫子

   年年忙碌。它们知道,丰收的汛息

   需要它们倾注崭新的颜容

   总有一些影子,有一些光

   会踩痛你的简朴生涯

   相对花间,你不用试着向我表白——

   我的年岁已老

   我已不再信赖爱情

   [一些花开在梦里]

   那一年的春天, 2003年的春天

   非比寻常。惊惶失措的季节

   一城的空寂,有人清晨里写信给你

   大窗子的五月,有个男子

   在自己的祖国种瓜得豆又在江中死去

   人人都说,死在水里死了也是永恒拥有

   光线暗了,人群散了

   你在深草里掩埋自己——

   一个人忍不住走向衰老了……

   一些花开在梦里……

   [这预想的节拍减弱了风的力量]

   我想往从时间凋落的地方

   回望自己,这预想的节拍

   减弱了风的力量,我始料所及

   有一段时间,我长铗陆离

   游历江湖。在倾城之城遇见

   一个结实的名字

   一些茫然失措的孩子

   有时候,我的身影虚幻成了一束剑光

   身处雨季,却不依赖雨水的启示

   我把自己放进墙与墙的缝隙里

   缝隙中的歌咏,稍有停顿就会

   带来空旷和虚无,我要怎样预想

   才能在明与暗的复制中减少磨损?

   [双膝涣散如同落花]

   命中注定,我要反复地叙述

   一个穷乡僻壤,银河迢递

   星群密集,在花开的季节选择离乡

   因为我们不能安于故土

   时光流逝,在我的内心印刻下

   大水的走向。天边的河床

   顺流的轻舟,我就是

   那个舟中女子

   我丢失的生命在另一个人身上

   已是枝叶茂盛。我的双膝涣散

   如同落花,获得了风中的言语

   [世界绽放得如此简短]

   十年之后,读到今天的句子

   我一定会轻轻惊叹——

   “世界绽放得如此简短”

   一晃而过我们都人到中年

   何处存有干粮和饮水

   供我们涉过沙漠,或者

   沙漠就是我们的栖息地——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们的命运好过先祖

   我尝试着用明亮来解释

   那些游历中的纷纭旧事。牵手携游

   相见欢娱,脆弱的关节仿佛

   树木的枝柯,易于在风中磨损

   一个词语用于幻想已是消失经年

   站在风中,花香消瘦

   我要感谢,感谢那一些不幸

   以及幸福的日子

   写于2003年5月19日

   《断裂:一个日子的五个碎片》

   “心之忧兮,我歌且谣”

   ——《诗经·园有桃》

   [凌晨3点57分]

   居住在夏夜的深处,我听到

   远方有人敲响了巫覡的

   鼓点。棒花乱飞

   我在鼓声中辗转醒来

   喜悦。错愕。直至

   悲伤暗涌……

   [上午9点53分]

   一生的叙述要从什么时候开始

   亲爱的,我看见你

   整夜的哭泣不能停止

   你的嘴唇保持着

   口渴的姿态

   你的嘴唇联系着你的痛苦

   [中午12点31分]

   我像很多人一样,喜欢

   冷气房里明亮而安静的

   正午。夏天在窗外的阳光中

   声势浩大。这个时刻

   我是一个关心

   厥草和藤蔓的旅人

   [下午14点31分]

   一个电话,表明有人和我一样

   勇于回忆。爱情被时间

   磨损,缩小成坚硬的果核

   两个残缺的身影,细数

   劫后余生的喜悦

   [晚上23点51分]

   在语病盛开的夜晚,我的伎俩是

   尽力保持缄默

   注定有一些话,你想说

   可说出来了就显得愚蠢

   注定会有一些苦涩,你不喜欢

   可它却能陪着你一块

   虚度年华

   后记:从来不曾为一首诗写过后记,可是今天觉得有必要做个交代。

   这首诗写的是2003年6月20日的一天,我随意记下的这样几个时间片刻。

   3点57分,我醒来,再也无法入睡。

   9点53分,我到一个网站看到一个女孩的文章,说她在深夜里一遍又一遍的拨打一个已经关机的手机号码。

   中午12点31分。我一个人人呆在办公室,想到要写下一首诗。是一个“关心藤蔓和厥草的旅人”。

   下午14点31分。就要上班了,接到一个往昔朋友的电话,这个电话令我心情愉快。

   晚上23点51分,我发现一天就这么过去,我要习惯不言不语。

   2003年7月11日。周末,整理办公桌,从一张稿纸上发现那天随意记下的几个句子,于是写完这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