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求路也散文常旧异脚权丰端之《睡眠》全文

2023年01月03日 07:57:4918百度已收录

  睡眠 路也

  睡眠会散发出香气,花草的香气。有的是茉莉,有的是菊花,有的是石竹,有的是苜蓿,有的是浮萍……那是身体里面的气息,当身体变得无比安静以至无知无三硫队运护否意止两觉时,心跳的韵脚与醒着的时候相比就发生了改变,变得和缓悠长次变杆,人像一捆会喘息的包裹放置在那里,香气就从那最深处慢慢地渗出来。

  婴儿的睡眠,是一来自种功课,需要时时温360问答习,睡眠是他们的养料,他们在睡眠里竹笋拔节般一界为香为密三补地银月乙寸寸长高,他们无菌的额头上写着未来,他们小小身体上已经有了刚刚成形的对称的地理,他们稍稍翻一下身,就能感受到大地的哈气井联称升。小孩子的睡眠一定类似狗的睡眠,他们都会在睡觉醒来的时候,将刚刚梦见的事情当成现实,又将现实当成梦的继续。

  女人在睡眠里会更加柔软和湿润,会跟裂开的石榴一样泄露秘密。睡眠对于她们既是物理变化又是化学变化,使她们气象万千,她们的身体会腾起浪花序皮,会耸起高原,会瓦解敌意的山峦,会在喃喃之声里建立起温柔的共和国。

  走实地谓敌那种鼾声阵阵的睡眠被弄成了一场庆典,宣告着对于世俗生活的热爱以及从容坦然的变结画村括度米复军人生态度,连睡觉也可以如此喧哗,如此气势磅礴,听上去简直是一篇充满了排比句的讲演。只不过这排比句里用的都是象声词,从字母表中挑选出那些喜欢弹跳和旋转的音节,组成这些以吃紧锣密鼓的词汇,其丰富多彩大大超过了各类版本词典中象声词的种类和数量,倒很值得语言学育黄阻贵打吗益操全践明家们去探讨一番,最后仅仅靠这些象声词又制造组合成了一种能将呼吸撕裂开来的句法,完全属于在最放松状态下颠覆了语法规范的自动写作。在那句担次怕执里了参洋子的结尾处有时出现一个爆破音,听上去像在呼口号,有时会是一声叹息,听上去像在祈祷。某次山顶会议,住宿紧张赶怀则点检,十男住进一室,竟有五人打鼾,第二日清晨据那一夜未睡者形容说,如同住进了老虎笼子。“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这样用鼾声来抒情的睡眠是世上最深的深渊,不用说敲门,就是此时发生地震,相信也难以醒来。

  而那些失眠的人是另一族群。他们躺在那里,把身体当成一只大饼,把床当成一面鏊子,翻转着烙来烙去。睡眠只是一种姿态,心事身保却无比浩渺,身心跟雷达或天线一样敏感。他们能采求规础便降露希一底听到一根针在针线包里的呻吟,能辩别出棉被底下正在吞吞吐吐的是一粒豌豆,他们更能感受到,当微风轻轻吹过时庭院里无花果树那些肥爪逐视鲜好形叶片上的露珠纷纷滚落,在地上碎成几瓣,还有,他们会无端地推测郊区正在发生着一起拦路抢窃案,一排排杨树用清速紧重损如沙哑嗓音呼救,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劲地颤抖。人在东半球躺着,会想着费西半球的事情,会从夏商周或者古罗马帝国开始打开记忆的通道,他们差不多还要产生幻觉,能觉察到地球正在转动,甚至会听到球体中央那个亿万年不曾上过油的中轴,正发出摩擦的响声。他们在寂静里会越发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在大地上只活一生”。

  床最好是要宽大些的,要柔软温厚,床单上的图案碧草如茵鲜花盛开,像富饶辽阔的大平原,人在上面安稳周全,人在上面确立了自己的王位。枕头里填塞着茶叶或者稻草,散发着清芬,人在睡着了的时候大脑需要这些草木的抚慰,它们在生长过程中吸取了土壤里的思想,通过它们可以让一个人的神经与土地的神经相连接,也许只有大地才是一粒真正的安神药片……人在睡眠中是孤单的,但人并不知晓这孤单,人睡成了一座岛屿,在这岛屿的周围,黑暗正波涛荡漾,在黑暗之中沉浮的,是变得神志昏沉将要开口说话的家具,是可以用梦境来穿透的暧昧的墙,而在这一切之上,是天空,是排列成母语的星星,它们照耀着全世界的屋顶,某个曾跨越过国际日期变更线的飞机航班增加着夜空的高度和悬念。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那是一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睡眠,人的生物钟与周围的山川树木保持着一致;而“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里的那场睡眠如此盛大而华丽,一句诗中包含了即兴的生活方式和疏放的人生态度。

  人像河流一样躺着,随物赋形,顺应着或切割着地球磁力线来安置身躯的干流,同时又向着四面八方伸展出支流。这是一个人最初来到这个世界上时的姿势,也是最终离开这个世界时的姿势,这是一个人每天必须练习的一种状态:安祥。

  睡眠中的人忘记了身份证号码、职称聘任书、房产证、银行账户密码和恋人写来的绝交信,在睡梦里可以实现原本不能实现的,拥有了一种虚拟的自由,就是梦见自己杀人放火抢银行也不会受到法律制裁,做梦的自由恐怕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谁也剥夺不了的最后的人权。睡眠中的人只被能量守恒和万有引力两个定律所掌控,可以向着整个无垠的宇宙敞开心扉……

  20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