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精致的短句,挺好的

2023年01月01日 07:55:4021百度已收录

  说起港台作家,大概不能不说李碧华了。可是,还有多少人读过她的文章呢?少见了,因为我在网上问朋友,都是摇摇头,读的少,知道的恐怕就更少了。但说起电影《霸王别姬》、《青蛇》来,多少也都知道的吧。但这有什么要紧,在短短的文字间,能见识魅力,确实需要些许功夫。

  在我,结识李碧华的小说大约十年前。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李碧华小说精品系列,八种,小开本,每一册都是薄薄的,最厚的不过387页,《生死桥》。这些小说不仅有趣,而且有味,好事者甚至摘出一些智慧格言来,如装强大难,扮弱小,简直不费吹灰之力;爱情是互不放过的。(《青蛇》)这样的句子在小说中可谓不少,也正因此,李碧华的小说可以当励志小说来看。向来,我以为读小说是好玩,有趣就好。在芸芸作家当中,李碧华当算一个异数,有人评价说,她擅长写情,揭示人物复杂丰富的心灵世界,表达了作者对情的执著追求,并融入历史的、社会的、美学的、哲学的意蕴,所以她书中的人物独具一格,故事别出心裁、瑰奇诡异、雅俗共赏,为她赢得了“天下言情第一人”的美誉。

  这套精品系列是在几家书店陆续淘来的。其间也许有一些有意思的故事,但已经记不大真切了。倒是以前有篇短文记了些:在书店看不到一册李碧华的书了。我在逛了一些地方之后,只寻到几册书,印象中还是那么美好的故事啊。印象中那时候的报刊也时常有关于李碧华的信息,一时引为风潮了吧。

  后来,出版社还相继出版了李碧华的随笔集,不是全貌,而是精选集。其中最出名的当是华东师范大学陈子善教授编的几种了:《绿腰》、《聪明丸》、《咳出一只高跟鞋》。这样一来固然可以快速阅读好文字,但有时候我们也未必是那么明白——因为文字的好坏有时候是超越个人浅见的。不过,好在不能读到港版的李碧华,这样的也就聊胜于无。

  印象中后来还有一些出版社出过李碧华的文集,封面看上去就艳俗的很,在书店翻了翻,实在是没多大的兴趣。有时对一本书的热爱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对一本装帧怎么看着都有些奇怪的书,拒绝也是如此的吧。想象着人世的变幻,再读李碧华诸如“幸福的一方在展览爱情时,必然有一方是在暗处舔伤口的。”“叫阁下跌倒的,是自己的无知,非关人家手段高明。”凡此等等,是可以窥见这世界些许奥妙的:当初惊艳,完完全全,只为世面见得少。

  不管是小说,还是随笔,李碧华都十分喜爱用短句。短句是精致的,也是不刻意的,否则就失去了短句的力度和味道,至少看上去不是那么完美,这就好比一道美味,在关键时刻差那边一点就失败了。又好似美丽的花,竟然不肯凋谢。格外可厌。——它没有在适当的刻做适当的事。读李碧华,这样刻薄的文字如刀一般将生活切割,于是,完美的完美的都成了一瞬间的永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