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诗歌]虚云子小电子诗集之三:《女人》

2023年01月01日 07:48:0019百度已收录

  《女人》

  你

  赤裸而孤独

  在狭窄的床上等着

  你的皮肤潮红,暗暗发热

  蚂蚁从树叶上穿过

  蛇在石头下吃火

  化石里的骨头

  叶脉上细微的毛

  你的嘴唇等待着

  飞越一个深渊

  不可见的意志正打开一丛雌花蕊

  为预料的工蜂而善成的色彩

  你的颈等待着

  如你的手等待另一只手

  你的脸等待生于镜子中的另一张脸

  你的小腹微微起伏

  在那里

  海洋正含着鲸鱼

  可我们看不见

  有人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有人潜入长珊瑚的水底

  你的乳头在乳房上

  就像它应该的那样

  有点鼓胀

  那引人注目的

  螺旋上升的拱顶

  沉默地等待着

  地球一样的原理

  山谷中隐藏的瀑布

  在运动中

  有过绝对的静止

  你被轻轻压住的心

  像种子埋在红色的果肉中

  等着

  而你不是完全为它存在

  就像此刻你看不见一个人

  你的深度没有被触碰

  那绷带下面的血

  呼吸一个人

  一个想象的人

  我们未曾谋面的人

  站在一个没有语言的岛屿上

  追忆本来的意志

  他将代表永恒的疯狂和纪念

  在未到来的事物中

  已经开始

  你在温暖的床上

  就难免成为一个梦的影子

  在空中飞翔

  又渐渐破碎的地方

  你会忽然被惊醒

  泪水已经是满眶

  泪水已经是海洋

  泪水已经在河流里

  雨里

  流淌

  一片雪花飘落

  飘落在另一片雪花上

  你的睫毛等待着

  你必须爱上一个人

  你为此等待

  你的睡眠为你打开

  一个没有开启过的门

  你无数次见到的一个人

  出现

  一个温柔地微笑的人

  陌生的人

  特定的人

  偶然的人

  你们将用眼睛说话

  别无他途

  你为此等待

  你的眼睛一眨

  一个白天就转成夜晚

  在所有为平庸的时光而定做的塑像中

  你注意着

  寻找着

  车辆的噪音你听不见

  厨房的流水你听不见

  还有灰,垃圾

  还有没有任何理由的敌意

  你一旦持有就坚定

  就像

  牛粪拍在土路上

  老鼠逃进下水道

  菜市场的馊味

  地球的自转

  月亮的销蚀

  以至一个人的死亡

  另一个人不可安慰的哀号和悲怆

  你自然张开的手掌

  等待着

  空虚成为空虚的实体

  一种暂时的遗忘

  背叛和侮辱

  你的一根头发等待飘落

  光滑的肌肤

  贴在冬天的玻璃窗上

  那上面

  上帝正用毛笔画画

  冬天的森林

  霜

  你等待着成为母亲

  成为私奔的女人

  成为土

  成为玉米地

  磨成沙子的石头

  吸吮它们的

  牡蛎的唇

  涌起的波浪

  在祷告中日臻饱满的芒果

  晕眩的井

  幽深的屋子

  你等待着用肉体中最古老的想象

  去打开它们

  打开你的衣服

  那些绕在女人身上的绳子

  打开肉

  看见死亡的白色雷电

  你等着

  在半空中昏迷

  空中飞满了尖叫的星星

  在一艘破烂的船上你等待风暴

  等待鬼魂

  等待大胡子船长

  你将迎向他们

  你为一个具体的理由

  跳舞和醉酒

  你不由自主地喊叫着

  等待被举起来

  一次次被抛到海中

  一次次被拯救

  你等待

  你将生火

  煮饭

  你喜悦地地看着

  儿童商店里那些小小的衣服和玩具

  你微笑

  你抚摩自己

  你忘记自己

  你的身体

  是一个新国王的宫殿

  你等着

  你为风吹草动而彻夜不眠

  你用包裹包着

  另一个包裹

  你用书信装着

  另一封书信

  你有了另一个人

  一个从未谋面的熟悉的人

  你能为他而死

  可是

  你必须为他而生

  你将诞生一头驴子

  你将诞生一个将军

  你先要诞生一个既爬动着

  又乱飞着的人

  直到他睁眼看见

  直到他说话

  直到他站立

  直到他成为自己

  为此

  你等着

  泥土等着萌芽

  木头等着开花

  孩子们等着说话

  在玄默里

  闪亮着等待发明的词语

  你听着

  就像母鸡听着蛋

  蛋听着母鸡

  你要抱着婴儿

  就像抱着自己的手臂

  你要举着灯

  让他看清自己

  你必须带他找自己的父亲

  你要等着

  让他亲手打开

  写在水面上的诗集

  《停电的时候和妻子一起抽烟》

  我擦着一根火柴

  你也擦了一根

  我们面对面

  各自陷在沙发里

  很直的火柴棍

  弯曲,变黑

  光亮熄灭

  房间重入黑暗

  只有两个

  很暗的烟头

  这感觉

  就像我们

  睡着了

  你又擦着了一根

  我看见了你

  你却没有

  《张丽娟》

  哭

  一岁,闹

  两岁,说话,爱笑

  五岁,幻想,失去母亲,父亲酗酒

  八岁,上树,骂人

  十二岁,初潮,恐惧于血,被追求,被强奸,离开南充

  十三岁,第一次做爱,失恋

  十五岁,第五十三次做爱,当妓女,到广州

  十九岁,第一千五百零六次做爱,和第二百五十七个男人

  二十三岁,眼角出现皱纹,妇科病,严重,坐牢,离开广州

  二十六岁,结婚,离婚,生子,孩子夭折

  三十岁,酗酒,吸烟,在街头当流动妓女,便宜

  四十岁,回到广州,做发廊老板,吸毒

  四十二岁,肝硬化,发火,唠叨,发廊关门,被罚款,短暂坐牢

  四十一岁,被年轻男友杀,臭,警方十天后接报

  《玻璃渣》

  玻璃渣四周全是空的

  它刺得我眼睛发直

  太阳猛烈轰炸着

  玻璃渣

  玻璃渣

  让人歇斯底里

  《怕死》(长诗)

  引子:

  秋天来了,我要去看望祖父。他是一个健康智慧的老人。我在他的园子里,等着和他聊天,要向他请教非常重要的事情。

  祖父在牛圈里给牛喂草,我一边等着他,一边发呆。

  一

  什么用梦境来暗示死

  那连续的梦

  重复的梦

  是永无止境的坠落

  让人绝望的追杀

  死者梦见了我

  我呼吸着他们

  就在那儿

  床上,椅子上,饭桌

  我的口音里

  一根烟

  举着的枪

  或是锄头

  我的眼睛

  眼帘上的灰

  对金钱的注意

  爱情和她动物园的家

  明晃晃的马路

  上帝派来的闪电

  一本正要打开的书

  二

  什么用高潮来演练死

  每个细胞

  都在广场上欢呼

  思想的剥夺

  认命的癫狂

  对准了

  兴奋的下腹

  踹上一脚

  插上一刀

  打上一枪

  开上一炮

  来啊,宝贝

  给我死

  杀了我

  让我象浮尘

  让我覆水难收

  心在天堂

  却长成狗样

  让我们抱在一起

  抚摩头发

  让我们哭

  笑

  让酒自己醉

  让歌自己唱

  让我用鼻子闻

  用眼睛看

  用心去想

  你的呼吸

  你的忧伤

  你的乳房

  不要走

  不要消散啊

  我的爱

  我的诗

  我凡间的母亲

  我所有的寂寞

  就要炸了

  三

  我从虚无里

  长出来

  在大海上飞翔

  剥落的细屑

  和远方连在一起

  我的温度

  记忆和它的暗房

  四面围着

  玻璃墙

  我学习科学

  我计算

  我推导

  我看见一个巨浪

  后面

  还是巨浪

  而我的时间

  不多了

  我在动物园中长大

  内部的损伤

  正在损伤

  命定的肺

  心脏

  不洁净的饮食

  过分的快乐与痛苦

  在认识上的自杀倾向

  清醒里的

  糊涂

  我凭头脑

  飞着

  躲开阴影

  寻找光亮

  躲在暖和点的

  人多的

  地方

  我消费我自己

  我的思想

  我的皮

  我吃自己的舌头

  我在我的深处

  爱自己

  和自己上床

  给自己写信

  我用自己的血

  飞

  我浪费着

  我自己

  我飞

  因为我天生

  就会飞翔

  只有睡眠,睡眠

  把我轻轻放回

  自在的

  一层真实的中央

  四

  我按照习惯刷牙

  从上到下而不是从下向上

  这指引着

  我的方向

  我学会了自己穿衣服

  那从地里长出来的尘埃

  凭它们的才华迎合我的需要

  我不假思索地

  判断着善恶

  口袋里

  却塞满了粪便

  粪便里

  进行着权力的分配

  化学的交换和偷窃

  拱动盲目

  散发

  坚定的恶臭

  血液在流

  我不知道

  心脏在跳

  我不知道

  抵抗病毒入侵的浩大战争

  在体内发生

  我只是感到

  有点发烧

  我的脸长反了

  屁股

  却始终端正着

  对小小快乐的深刻用意组织起累加的高潮

  五

  咀嚼开始了

  牙和唾液达成共识

  食物的味道

  分配给鼻子一点

  主要的信息

  通过中枢神经

  作为报告

  抵达了大脑

  吃的是什么呢?

  吃的是什么

  决定了进一步分泌什么哲学

  还有纷乱的感觉

  胃的空落

  被填塞

  我象个蠢笨的畜生踉跄着出了圈

  砸到水里

  那就

  洗个澡吧

  一边洗

  一边在里面撒尿

  我被表面牵引着

  而客观的太阳

  照耀土地

  死亡的计划搜集着

  地上的影子

  蔑视着所有的忧愁和欢乐

  物理学

  带着全副的内脏

  不负责任地随着地球转动

  我废纸一样的痛苦

  来自自我会消失

  物质不灭

  我会灭

  物质不灭

  我会灭

  肉会灭

  吃和想

  会灭

  六

  无稽之谈

  精神病的遐想

  鼻孔里吹起妄念的气泡

  人们都切割着

  想象的秩序

  我所不能抵达的成命之图

  被暴力击溃

  那气吹的钢铁意志

  注了水的爱

  缘起于弱小中的

  恐惧

  毫无表情的虚弱

  在哪儿

  隐藏自在之君

  而粪便啊

  粪便

  正在我日常的交谈里

  反复地产生

  堆积

  还有什么是必要的?

  努力地奋斗

  带来了

  相左的结果

  命运

  渺小的认知

  无边无际的复杂

  将用死亡的扫帚

  轻松地

  抹去

  原谅我

  用上帝这个绰号

  来呼天喊地

  生命的君王

  意志的本源

  绝密的形态

  七

  白血病要撕毁一个孩童了

  我能怎样?

  一个八十岁的老人

  慢慢地衰竭和麻痹

  假的微笑挂在嘴角

  厌倦

  还有足够的折磨

  不能阻止他目睹自己一辈子的散钱

  花到氧气和手术刀上

  我能怎样?

  冥界的邮递员骑着飞快的自行车

  在虚幻的大街上

  认真地工作

  他蓝色的脸在一个漫长的下午

  热情地和所有人打了招呼

  一张人脸

  在碾子上被压成相片

  一颗人头

  象气球一样

  在轮胎下爆炸了

  一个躯体

  饿成了几根柴火

  咽着空气

  一个士兵

  被导弹炸成了

  烟尘

  我又能怎样

  什么能打断联欢会啊

  一张主持人的

  纵欲肾亏的脸

  庄严地宣布着:

  “我们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

  春天的脚步已经到来!

  请欣赏:

  下一个节目——现代舞——《叫春》——

  由美女文工团表演”

  八

  整盒地抽烟吧

  整瓶地灌酒吧

  整夜地嫖娼吧

  阳具如果还不知足

  就在上面

  涂点辣椒和芥末

  如果肚子还没饱胀

  那就撑起它

  腐烂,还不够

  自虐,还不够

  需要的大嘴吞吃着我

  黑暗的深井等着我

  我无定向性丧心病狂了

  我自杀性纵欲症了

  我非典型性自虐了

  我焦虑性神经衰弱了

  我扩散型禽流感了

  我多动破坏型恐惧症了

  我爆发性羊角风了

  医生啊大夫

  你看看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

  老天啊!

  别让我死得太早啊

  我表面上坚强

  实际是好脆弱的人啊

  我忍受力好

  我还能干活

  说点好听的骗骗我好吗?

  我怕死啊我

  哪怕让炙热的火焰烤着

  让中心医院的管子插满我的九窍

  让你冷酷的统治留给我渺小却有意识残留的肉体一点缝隙

  让我象一只

  在春风里四处乱爬的癞蛤蟆一样

  微微地喘息吧

  让我活着

  只要是活着

  后记:

  “好了。”

  祖父从牛圈里出来,拍掉身上的草棍,他白花花的胡子被风吹的一颤。

  他看见我通红的脸,笑了:“你不是在东屋读《金刚经》吗?怎么坐这儿象挨了揍,满脸通红,还鼻涕拉沙脸比马长?”

  “今年的秋天有点闷。”我说。“我想向您请教一些关于死亡的问题?”

  老人家咳嗽了一声。

  “现在的问题是母牛,母牛快生了,又快生了。”

  04年1月初稿

  04年10月改

  《充满光明的盲人世界》

  在世上

  有人就靠听力度过一生

  而只有死亡

  是另一个开始

  很多人都通过一条走廊去死

  前面有强烈的光

  那是又什么

  就像

  通过一个走廊

  来到这个充满光明的

  盲人世界

  《牙医》

  他冷淡地让我张嘴

  把灯光打进来

  把小钳子

  小镜子

  滋滋响的小钻子

  伸进来

  可他自己却戴着

  一张高贵的口罩

  面无表情

  逼我躺在椅子上

  然后弄出惨叫

  好像

  这他妈就是我的义务

  《哲学对话》

  和一个唯物主义者进行交流是令人沮丧的

  因为他总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唯心主义者

  他会竖起符合逻辑的耳朵

  用科学的警觉和认真

  往我的裤裆里嗅着

  《洗手》

  一个人

  不停洗手

  饭前洗,便后洗

  和人握了手,洗两遍

  拿过钱,洗三遍

  洗了之后,伸着

  等它们自动变干

  他不用毛巾

  “毛巾只是表面干净。”

  有的人

  为了洗手都有点神经了

  可是洗手有什么用?

  如果心不能安

  那些蠕动的

  肮脏

  或者什么

  转一圈又回来了

  《米虫》

  米虫在夏天

  昏昏欲睡

  吃饱了干什么呢

  爬,填充了它的空虚

  然后在米中找找

  另一只米虫

  米虫等着长出翅膀飞掉

  可米袋子里

  一团漆黑

  大家谁也看不见谁

  下锅的时候

  也都一样

  《露珠的微笑》

  懂得悲伤的人在笑

  我跟着他笑

  说露珠是泪水的人

  是不懂悲伤的

  露珠在笑

  露珠就是个

  没有理由就

  非常开心的人

  《一个小孩吃惊地看见我长满了肮脏的胡子》

  我看见一个小孩

  那小孩的表情让我吃惊

  她一看见我

  笑容一下就从脸上消失了

  我知道我长满了肮脏的胡子

  于是我就走开

  可是她还吃惊地看着

  我曾经在的地方

  《真相》

  我梦见大海

  没有一点波浪

  一点都没有波浪的大海

  梦见一个人

  梦见的不知道

  是不是我

  我只是一个单细胞

  后来变成一只草履虫

  再后来

  成为了

  一只蝌蚪

  脑袋孤零零的

  这感觉就像一轮明月在空中

  空中很空

  我空有此刻

  大海无痕

  看起来没有的东西

  都是真的

  《老婆》

  我老婆

  是一只重要的知了

  为了让我听话

  她一直计划

  在我的脑子和裤裆里

  各装一枚

  遥控的炸弹

  《东北亚之秋》

  玉米地,等待冲锋的步兵

  倾听着地底传来的号声

  玉米粒,骷髅牙

  流水隐藏着尖刀和冰

  一匹马在拂晓打响鼻

  干燥的土块一动也不动

  《一只蚂蚁》

  请阅读一部巨著

  那是我的一部长篇

  我专门描述波浪

  全书只有不断重复的

  一句话:

  “一只蚂蚁。”

  这时你肯定看见了

  另一只

  和很多很多只

  《一个人走在粮仓后面》

  大地空旷

  天上没有云

  这让粮仓

  像个高耸的幻想

  《词语学》

  世界

  在熄灭

  我们一起分享着

  词语的快乐

  《最美》

  制衣厂妹子嘴里的菜梆子

  建筑工的汗味

  煤矿井下微弱的呻吟

  发廊妹发青的眼袋

  搬家公司小伙子弯曲的腰

  修鞋的手和手上的裂纹

  吃方便面的刑警的吧嗒声

  乡村老师的高度近视眼镜

  没衣服穿的精神病和流浪汉

  睡在火车站广场上的孩子

  清真寺里一排排沾满尘土的鞋子

  坟地的春草

  漫天星斗

  《溺水者——怀念我的童年伙伴》

  他的肺里充满水

  也许还有小鱼和水草,沙子

  他挣扎

  然后停止挣扎

  他恐惧

  忽然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就象那天傍晚

  我们结束了游戏

  一起回家

  后来我梦见他来看我

  在一起看星空

  等待未来

  我们还说了话

  从来没有那么深情过

  那天我看见他的尸体

  就像是我的

  对于他来说

  一切已经根本没有存在过

  很久以前

  我们一定是

  去了一个地方

  然后都被淹死了

  《我喜欢我的橡皮娃娃》

  小时候我有一个橡皮娃娃

  我捏扁她的肚子

  撕她的腿

  听她

  吱吱叫

  我在她

  美丽的大眼睛里

  用圆珠笔画圈

  一圈一圈地画

  然后用力在上面捅出

  两个窟窿

  我拧她的脑袋

  把她的脖子

  搞成了麻花

  可我拧不下来

  我咬

  我咬她的耳朵

  直到我的牙齿

  在她的耳朵上发抖

  接着是

  她的脚

  大拇指

  我真的喜欢

  我的橡皮娃娃

  谁来抢都不行

  谁来借都没门

  我把她啪地摔到地上

  等下次有了力气

  再把她彻底

  毁灭

  《暴风雨中的骑士》

  马蹄敲击着屋顶

  数不清的弯刀

  数不清的杂草

  指向天空

  反光在武器丛中一闪

  正如功勋和犒赏

  大雪里红色的腿骨

  草丛中红色的肋骨

  时间中红色的脊椎骨

  战马前胸和屁股上的

  滚圆的腱子肉

  巨石一样跳跃着

  连成一片模糊的嘶喊

  你看见骑士复活

  还有那些马

  马

  狂舞的鬃毛

  翻着铁掌的马蹄

  还有那些雄鹰展翅的人的手臂

  在奔驰中挥舞

  大地无边沙尘漫漫

  骑士遮天蔽日

  牛皮鼓在辽阔的远方擂响

  马蹄敲击着头盖骨

  这是八百年后

  2005年7月24日下午

  一群骑自行车下班的中国人

  木瓜一样仰着脸

  在落满了灰的铁皮棚中

  一边抽烟

  一边躲避一场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睡着了》

  黑夜睡着了

  秘而不宣的痛苦

  睡着了

  立正的军人

  也睡了

  看门人垂下了头

  贼不在偷窃

  他的手套是瘪的

  姑娘睡着了

  她的乳房

  睡得最香

  地球转着转着就

  睡着了

  我想着想着

  也睡着了

  《我和我的女人在光芒万丈的厨房里》

  厨房被我的女人

  擦得很亮

  在早晨

  那些锅和碗

  还有瓶子

  迎着太阳

  我和我的女人

  悄悄说话

  我们说盐、醋和酒

  绝望的鱼和几粒米

  滚一边去的土豆

  猪肉汤在火苗上

  只有加入我们的呼吸

  才会沸腾

  我们看着自己

  沉默的身体

  变成滚烫的呼喊

  《一个句子》

  当月光沾在草叶上

  我写下个句子

  蝉一动不动地

  在遥远的树干上昏睡

  我写下另一个句子

  南半球正在下大雪

  我写下

  最后一个句子

  都写完了

  我才抬头去找一个

  写不出来的

  很痛苦的句子

  我写不出

  天空让月亮

  成为一瞬之间的感觉

  《一塌糊涂》

  一个人老透了可心不会老

  他躺在床上说不出话

  有没有人管都是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就像是一床屎尿

  可一个老人的心是不会老的

  从眼神能看出来

  《学雷锋》

  癌病房里那些晚期的人

  互相好象不认识

  各自喝水各自吃东西

  只有年轻的,还有力气的人

  才开朗地说笑话,学雷锋

  借给人饭票,请人吃香蕉

  告诉新来的在哪里打水

  门口哪家店的水果又好又便宜

  哪个护士打针不疼

  《爱情》

  我一个人

  走路

  蚂蚁

  在奔跑

  我吃东西

  吃的是一个橘子

  象是吃蚂蚁

  蚂蚁在我的肚子里

  我睡不着

  就起来写字

  纸上全是蚂蚁

  我说蚂蚁

  不停地

  在我的里面撕杀

  《黄色笑话》

  建设大酒店啊默默又默默

  讲笑话的人啊多多又多多

  躲在包间里的嘴啊全围着酒桌

  他们嘿嘿地笑啊幸福得没法说

  我在旁边听啊也觉得很快乐

  你讲了一个啊我再讲一个

  朋友喝了不少啊喝酒的机会哦都多

  活得真是累啊还有家庭生活

  没什么意思啊如果不说说乐乐

  认真实践的人都不讲啊讲的人都是胡扯

  《老赵》

  老赵是搞妇女工作的

  老赵经常不回家

  老赵的工作非常认真

  老赵经常找妇女个别谈心

  老赵是先进

  老赵作风塌实

  老赵积极主动

  老赵非常肯干

  老赵把工作落到实处

  老赵从来不抱怨

  老赵是个好干部

  老赵还是双肩挑

  老赵是个难得的人

  老赵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

  《小月亮》

  一

  小月亮不简单

  小月亮是个女人

  小月亮还是个护士

  小月亮也许一直在用棉球

  给得病的屁股消毒

  小月亮自己却

  过着孤寂的生活

  她在一个很老式的日记本上

  用大头钢笔写诗

  我难过的时候会想起她

  不知道小月亮爱不爱唠叨

  小月亮走路是快还是慢

  小月亮除了写诗喜欢不喜欢织毛衣

  小月亮是不是快乐地流着眼泪

  二

  小月亮一定是粗鼻子粗眼的,唇很厚

  说话的时候很慢很慢

  她用很笨的手指头

  拯救一只

  掉在杯子里的蚂蚁

  三

  小月亮是房子里唯一的女人

  她的头发蓬松

  给十五个男人烧火

  十五个男人象十五根木头

  静静地抽烟

  有人咳嗽了一声

  有人放了一个很响的屁

  然而一切又恢复寂静

  只有小月亮把木柴放进炉子里的声音

  十五个男人看着

  她被火光映照的脸鼻子上细细的汗珠

  西伯立亚有很多男人在伐木

  他们被世界遗忘

  身上混合着烟草和冰雪的气味

  铁炉子里的火烧得很旺

  水已经咕噜咕噜地开了

  在十五双眼睛里

  这个玻璃上满了霜的大屋子

  这熊熊的炉火,这滚烫的水,这个沉默的女人

  都叫小月亮

  《独坐》

  半夜里

  我经常醒来

  听见寂静

  让我的心灵

  突然成了原野

  白天的东西是那么

  不真实

  被无边的空虚

  淹没着

  就象明天

  我将不记得

  现在

  《老房子的后面》

  很多东西都藏在

  老房子的后面

  夏天,煤渣里冒出一根

  意外萌发的草

  好象比我还吃惊

  还有去办急事的

  跑得飞快的大个蚂蚁

  第二天又变成了个

  心不在焉的蜗牛

  那里埋着童年的夜晚

  作过的噩梦

  还有冬天

  最后的一小块雪

  《木偶》

  木偶在开会

  已经开了很久了

  可没有人张嘴讲话

  因为他们是木偶

  开会时不许讲话

  他们的脖子很硬

  没有任何感想地领会着

  寂静的精神

  《奶奶的五月》

  她在路上走得妥当,缓慢

  一群放学的孩子超过了她

  一阵风超过了她

  一辆汽车摁了一声喇叭

  奶奶什么也没看见

  什么也没听见

  奶奶要去等着六月

  根本不用着急

  《死者》

  死者会回来找我们

  在春节联欢晚会上

  在路边的公共汽车站

  在证卷交易市场

  死者来找我们的时候

  我们正忙着别的事

  忙着去上班

  忙着去医院拔牙

  忙着去约会别的人

  他们和我们打招呼

  象脸熟的邻居

  想不起来的小学同学

  陌生的人

  在刮大风的时候

  他们哭着来了

  亲吻我们沉睡的额头

  他们常常梦见我们

  《疯狂生长的夏天》

  到处都是绿色的狗

  在郊外吃土

  太阳猛烈

  石头上飘动白色的火苗

  到处都是绿色的狗

  围着城市的废墟狂奔

  到处都是绿色的狗

  使劲向天空伸出

  狂妄的头

  《夏天》

  一个男人碰到最热的夏天

  就象婚姻,困进了厨房

  更多的时候,他仿佛沉入睡眠

  梦见赤道的海洋在四周翻滚

  而他感到渴,听见雷在远处

  戏剧般地,发出了闷响

  没有水了,杯子在桌子上

  他习惯性地抓起来

  喝了一口风声

  《乐团》

  一群企鹅

  有了各种武器

  他们闭着嘴

  解释一根棍子

  《脚上都是星星》

  我喜欢蹲在厕所

  看诗人寄来的诗

  诗让我忘了自己在大便

  那些思想和感情那些花很深刻

  还有各种各样的诗人

  他们是我很想成为的人

  很久我才站起来,很快乐

  腿不听我的了

  脚上也都是尖锐的星星

  《怀集》

  怀集是粤西的大县

  县城怀城也挺大

  有个大文化广场

  大马路上

  大批摩托车横冲直撞

  大个的妓女

  在街边大打麻将

  摆着大量文具的书店

  大放流行歌曲

  沿街大排档上坐着很多人

  而不大的孩子

  把尿撒在学校的大门上

  大旅社和大酒店

  开的一大排一大排的

  大堂洞开

  像在大会上讲话的本地大官

  等着大老板

  带来大把的钞票

  2003/8

  《小的时候就应该认识你》

  和你吵架是多让人伤心

  玻璃决定让我流血

  它已经决定

  已经露出鲨鱼的牙

  我们的语言互相追打

  撕咬,然后痛哭

  小的时候就应该认识你

  那该多好,我们只是

  露着红色的牙床

  啊啊啊啊地叫

  《诗人的相互影响》

  2002年的乌鸦

  落在你的诗歌里

  与吃饭比

  这也许更容易

  你为什么要写乌鸦?

  而不是认真吃饭

  慢慢抓起一个

  由1989年的麦子

  和1998年的猪肉

  做成的包子

  并把一口灭掉

  《画像的》

  大街的拐角

  毛 的黑白照

  被他放大了

  还有其他离世的人

  画里的人

  能让大街变得遥远

  一种等待的力量

  正把四周活动的表情

  凝固成必须放大的照片

  《纸人》

  当个纸人

  表情混沌,情感中空

  在悲剧里慢慢享受喜剧

  我想一定不错

  坐着一辆马车去坟地

  一定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