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南柯一梦

2022年11月15日 07:54:4911百度已收录

  嫁接生命

  壹.

  缭之兮杜衡——屈原《九歌·湘夫人》

  命运像一根香草,将我们紧紧缠绕。

  我十三岁的生命发端于小学毕业后炎热夏天的一个午后,阿妈顶着满头大汗回家,抢过我手中的漫画和冰棍,抱开我养了三年的泰迪——金刚,微微笑语,“墨苓,走,我们要搬家了,搬去大房子住。”

  我像个木头人抱着金刚看她收拾衣物,打包行李,给我穿上新买的碎花棉布裙,梳好羊角辫,锁好窗户,关上木门。

  门前的鱼骨风铃随楼道口对流的空气摇曳不定,叮叮当当地响,清脆的声音通彻整条老旧的楼道,扩散到十七米处猛然产生回音,冲击我的耳膜,我用手背擦了擦太阳穴处的汗水,问阿妈:“阿妈,我们不要阿爸了么?”

  阿爸的灵位被锁在乌七八黑的热热的房子里。

  “傻孩子,我们没有不要阿爸,阿妈给你找了一个新阿爸,旧阿爸不能和我们一起走……阿妈和新阿爸重新组合了一个家庭,从此以后,我们就要在那个新家庭生活,开始新的人生,懂吗?”

  我不是傻孩子,我当然懂。我已经小学毕业了,我已经看了两年的《男生女生》了,我的好朋友辛垚都有男朋友了,我知道阿妈守寡三年了。

  最外面有一扇大铁门,一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且稀疏的老爷爷给我们开了门,阿妈称呼他为“赵叔”。阿妈让我叫他赵爷爷,我就跟着叫“赵爷爷”。赵爷爷领着阿妈,阿妈牵着我,我牵着金刚,穿梭在长满竹子和芭蕉树以及紫色花花的院子里,紫色花花在烈日下耷拉着脑袋,和正吐舌头散热的金刚一样,严重缺水。

  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真正的大门,阿妈没骗我,真的是大房子,鹅黄色的大别墅,一共有三层,周围零星散布着好几座独立别墅,我那会儿只知道这些房子好大好漂亮,和传说中欧洲的城堡一模一样。

  阿妈一路上都絮絮给我交待。

  “待会儿你会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叔叔,他就是你的新阿爸南宫明,你嘴要甜一点。”

  “你还会看见一个比你大一点的男孩和一个比你小的女孩,一个叫南宫睆,一个叫南宫潇,要喊哥哥和妹妹哦……不能没有礼貌。”

  “进门的时候要把金刚交给赵爷爷,不许闹脾气。”

  “知道了吗?”

  我看了一眼金刚,不搭腔她的话,“阿妈,金刚想喝水了。”

  阿妈回头看了看金刚,停脚喊住了前面的赵爷爷,“赵叔,麻烦你先带小狗去喝水吧,我们自己进去。”

  我依依不舍地把狗链子给赵爷爷,金刚也念念不舍不肯跟赵爷爷走,最后,我摸了摸金刚的头,用只有我和它能懂的话安抚它,“金刚啊金刚,你又不是母狗你怕什么,人家赵爷爷只是带你去喝水……金刚啊金刚,快去喝水,我等会就来找你。”

  金刚拥有一个霸气的名字,胆子却是小得不行,典型的外强中干。

  没有见到阿妈口中的南宫某某和南宫某某,饭桌上除了明叔叔和阿妈,就只有我一个小朋友。明叔叔一直笑眯眯的,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儿子和女儿的缺席而感到不悦,他一直给阿妈和我夹菜,对我说:“墨苓,多吃点,别客气,都是自家人了。”

  阿妈也没有因为他两的缺席而耍性子,阿妈从来都是识大局的女人,她就一直提醒我,“还不快谢谢爸爸……这些都是爸爸亲自做的。”

  “谢谢叔叔。”我却说。

  阿妈有点不知所措地瞪我。

  明叔叔见状,挥了挥手,打破尴尬,“初次见面难免生疏,不可能一下子适应,就叫叔叔吧,明叔叔,听起来多亲切啊,是吧,墨苓?”

  “亲切个屁,是别人不想认你,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使温度降至零点。

  我坐在椅子上转身,远远的看见了他,还有挂在他身上嬉笑的小女孩。

  我看过很多漫画,漫画里的男主角一个个皮肤白皙,眉目清秀,双眸深邃,鼻若悬胆,身体挺拔修长,衣着特立独行,潮得不像样。

  除了这些,除了这些空洞华美的形容词,他还有其他特别的地方,一双可以刺穿我心脏的瞳孔,一张面对我永远都是冰冷的面庞,还有,恶毒的言语和残烈的作风。

  “爸,刚才外面有只狗一直扒着哥不放,哥一脚帅气的把它踢进泳池里去了,它就在水里扑腾扑腾的,像只鸭子,狗鸭子,特搞笑,特滑稽……我和哥肚子都笑疼了,你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小女孩按照哥哥教的话说。

  “对啊,那场面绝对比现在这个认父认女的场面有趣。”南宫睆一脸的不屑一顾,“潇生,看来他们不喜欢我们的游戏,我们自己玩儿去,走,去看看那臭狗还在不在。”

  “好好!”

  我想他两口中说的臭狗是我的金刚,因为这院子里除了金刚没有别的狗。

  我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我想起老师造的句子,离弦的箭,对的,我不管阿妈的声音,不顾明叔叔的声音,像离弦的箭冲出去找我的金刚。

  金刚死了,眼珠翻鼓在外面,被水泡得红红的,狗身硬邦邦的,敲都敲不醒,狗脚伸得笔直,我确定它死了,我用我们两特有的方式说,“金刚啊金刚,我知道你热,可你也不能喝这么多水啊!金刚啊金刚,你不热了是不是,不热了就陪墨苓藏猫猫去,墨苓一定不躲你了,换你躲,墨苓来找你……”

  但金刚硬得像块石头,冷得像块冰。

  我抱着它哭,我希望我温热的泪水能让我的金刚起死回生,漫画里有写,动画片里也有演。我就一直哭,不停的流泪。

  阿妈拍我的背,“墨苓,别哭了……”

  明叔叔也说,“墨苓,不哭了不哭了,叔叔明天重新给你买一只,比这只更听话,更乖。”

  “恶心!”南宫睆对此嗤之以鼻,“你买一只我干一只!”

  “你……你想气死我啊!连条小狗都不放过!”南宫明训斥南宫睆。

  “你知道我讨厌狗还带回来,而且带了不止一只……”南宫睆话里有话。

  在阿妈眼里,这不像训斥,更是一种极端无奈的表达,阿妈慌忙抱起我和死了的金刚,“明,我带墨苓去把金刚埋了……不好意思,惹你生气了。”阿妈把所有原因都揽在自己身上。最后一句话,是给南宫明说的,也是给南宫睆说的。

  长大以后,偶然看到一句话,是康德说的,忍并不是苟且偷生,忍是胸怀信仰的坚持,忍是积蓄力量的过程。阿妈以她的言传身教给予我耳濡目染,让我知道,输得起自己,才赢得起别人。

  南宫睆怎么会了解金刚对我的特别意义?他养尊处优,朋友遍地,又如何懂一个渺小少女的孤独心灵?

  在后门外的荒地上埋了金刚,阿妈边刨土边对我说:“墨苓,没关系的,阿妈明天一定给你带只一模一样的回来,我们不和他们计较。”

  我已经不哭了,瞪着无神的眼睛,盯着小小的坟包,“阿妈,我不要狗狗了,我再也不要养狗了!”

  我的眼泪再次流下,一个人哭着跑回卧室,藏在被窝里继续哭。南宫某某和南宫某某是杀死金刚的凶手,他们合谋淹死了我养了三年的金刚,还说阿爸送给我的金刚是臭狗!

  我很是伤心,金刚一点都不臭,他们怎么能说金刚是臭狗呢?

  我胡乱用新被子揩了揩眼泪和鼻涕,竟然大胆想要去找他们讨要一个公道。可是我害怕,我和金刚差不多,虽然我们品种不同,但我们都是从胆小俱乐部走出来互相扶持依赖的小生命。

  现在没有了金刚,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在外面晃荡,一个人看漫画,一个人吃零食,一个人发呆放空,一个人写作业,一个人温习功课,一个人跳绳,一个人抓螃蟹,一个人玩家家酒,一个人对着金刚的狗链子傻笑傻哭,一个人做梦。

  金刚很久没给我托梦了,梦里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最终没能拥有勇气为金刚报仇,南宫睆是家里的大霸主,南宫潇是二霸主,连明叔叔都不敢对他两咋样,更别说我了。

  为了鼓励我在初中能够再接再厉、好好学习,明叔叔送了我一套新文具,文具盒,彩色笔,自动铅笔,中性笔,橡皮擦,直尺三角板圆规,修正带,一应具全。当然,这只是附带,这套文具是南宫潇挑剩下的。

  阿妈给上初二的南宫睆买了一架艾菲尔铁塔的模型,给南宫潇买了一套大嘴猴正版衣裤。

  南宫睆当着阿妈的面将铁塔从二楼的窗户扔了下去,嘴里低骂:“别想讨好我,我永远都不会认你,点击此处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