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国庆节,我们在庆祝什么?(转载)

2022年11月15日 07:17:067百度已收录

新闻报道:从十月十日起不少药品又要大降价了。据称老百姓可以因此少掏腰包几十亿。不知道这是不是国庆来临之际,政府送给老百姓的一个祝福喜讯。

    关于药价虚高的报道在媒体上已经不少了,国家采取的大幅度、大范围降价措施也有过几回了,平价药店是如何受到老百姓欢迎的报道也听说了,但是,你感受到了医药费用的低廉了吗?

    你就是一个平常的感冒发烧,到医院看一看,也要花上百儿八十。而更让你堵心的可能是,医院给你出具的收费单据上还明明印着“非赢利服务机构收费凭证”的字样。

    有人说国家政策有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当国家对劲儿的政策搁在具体某一个人或者单位的头上时,理性的经济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聪明才智就发挥得特别淋漓尽致。药品行政强制降价了不是?我不卖总可以了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因此,你到医院里看看,疗效不错而且价格低廉的青链霉素之类药品已经少见踪迹了。

    这种情况对于一个作为企业身份的医院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就像大酒店里不会出售一块钱一碗的汤面条、农民弟兄在谷贱伤神的时候纷纷改种经济作物和从事养殖业一样。资本向更高投资利润率的商品领域集中,这是资本的天性。

    这样一来,国家可以不断地出台新的降价命令,但是,医院可以不断地淘汰这些微利或者无利可图的低端商品,用价高利厚的新药、特药取而代之。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以游击战对付政府的阵地战,奈他几何?上游的制药行业也是这个心态,将国家降价的药品视为夕阳产品,纷纷减产、停产,即便是有些医院愿意销售,也没有供给渠道了。

    如此一来,要么国家解放药品价格禁令,要么使得低价药品从市场上消失。这样我们就看出为何国家屡屡降价而老百姓却感受不到实惠的原因了:国家越是强令降价,医院里廉价的药品就越少,药品的价格结构不少向着平均降低的方向发展而是朝平均增加的相反方向在运动。

    当然,也要撇开情绪冷静的看待药价问题。如果我们还觉得药商是理性人的话,我们就应该认识到,价格下降一些之后,制药行业纷纷转产其它药品,可能说明药价之“虚”其实也不是像宣传的那样厉害。药品不像其它商品,从生产出来到被患者使用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大的经销风险。资金积压、药品失效等等,再加上开发时期的巨大投入,成本是可想而知的。理性的商人不会和钱赌气,有合理利润而无人有兴趣生产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在竞争激烈的今天,药品行业之外的许多行业的投资利润率只有几个百分点。

    那么,如何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走出死胡同呢?

    《西方经济学的终结》中据需求两分法指出,国家应该对民众的必要需求负责,而需求的第一层次就可以概括为“安全”需求,健康就是属于安全需求即属于必要需求之列。国家之所以要对民众的安全需求负责,这是国家之所以存在的原因所决定了的。而必要需求的单调性、可量化性又决定了国家满足这种需求的可行性。

    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就是关乎全民族生存安全的大事,在医药这个具体的事情上,国家应该考虑福利化政策,而不是将之推到市场上去。上面的叙述已经说明医疗完全市场化存在的极大弊端。比如公共流行疾病的控制、预防接种、大气饮水卫生等等,都适宜国家控制和统一供给。国家可以根据常见一般疾病、流行病调查统计的结果制定出一个基本药品清单,由国家制定的生产单位(注:不是企业)按照国家计划进行生产,再通过国家控制的、确实是非营利的基础医疗机构进行投放,以确保一般疾病都能得到廉价甚至免费的基本医疗服务。在这个基础上,国家可以对重大疾病实行自愿或者强制的医疗保险政策,也可以考虑像某些农村地区已经在探索性实施的合作医疗模式。

    这样的制度,并不是要排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资本照样可以进入新药、特药等高利润市场,这样一来,即体现了国家不与民争利,又不会造成基本药品供应严重萎缩的情况。或许有人指责,这样做是国家和民间资本不正当的竞争,是国家干预经济,是国家垄断经营。但是,这和我们通常批评的寡头垄断经营完全不同。首先,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基本医药变成一个无利产品,从商品之列中退出。这和垄断为了高额垄断利润的生产目的就完全不同。其次,这是一个被逐利资本所放弃的、但民众又离不开的领域,如果自己不愿生产,还不让国家生产,这才是真正的垄断思路呢。再三,高风险、高利润的新特药市场让给民营资本经营,恰恰是国不与民争利的做法。如果要谈这种做法对资本有何不利影响的话,那就是这种做法抑制了见利忘义的资本对民众的强取豪夺,断了他们发百姓病危财的路子。这种制度思路和前面帖子提到的“让食盐彻底退出市场”是一个原则,即国家要对民众的必要需求负责。

    假如国家不认识到民众对医疗需求的这种必要性质和特殊性,将之按照非必要需求对待推入市场,那么,药品降价政策必然要在逐利资本的对策之下沦为无的之矢。老百姓也就是落得个空欢喜罢了。

    要到国庆节了。在我们为这个国家的生日而庆祝的时候,我们希望的是这个国家对我们老百姓的基本的、必要的需求负起我们寄托给她的责任来。民众的必要需求涉及到生死存亡和民族延续,是“死活”问题,是关天大事,假如无须她对民生负责或者她连国民的“死活”都懒得去管,而要我们就此向惟利是图的厂商企求保障的话,我们还为她庆祝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