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韵脚诗的分类刍议

2022年11月15日 07:16:2110百度已收录

  韵脚诗作为新诗创作文体之一,较之其他新诗创作文体有尾句韵母相应,音感回环的特点。韵脚诗部分继承了中国传统诗学的韵律美感,并尊重现代诗学提倡的“一、形式是自由的,二、内涵是开放的,三、意象经营重于修辞”。但是由于新文化运动和第二代诗群的两次否定,韵脚诗并没有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关于韵脚诗的记载也很少。

  21世纪,韵脚诗随着素颜韵脚诗在网络上的流传似乎有点复苏的势头,我作为韵脚诗的创作者当然是喜闻乐见的。但是也因为素颜韵脚诗声势太大使得很多人对韵脚诗的理解上有很大的误区。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既然发现有人将韵脚诗分为两类:全韵韵脚诗和素颜韵脚诗。这样的分类我不敢苟同,先不说素颜韵脚诗本身便在全韵韵脚诗的范畴,单单韵脚诗的创作格式就不止全韵这一种。所以我想说说我对韵脚诗分类的一些看法。

  我将韵脚诗大体分为7类:通韵韵脚诗、隔行韵脚诗、双句韵脚诗、节转韵脚诗、遥韵韵脚诗、交韵韵脚诗、抱韵韵脚诗。

  通韵韵脚诗

  通韵韵脚诗,也叫“押排韵”、“打铁韵”,网上流传的韵脚诗一般都是这类韵脚诗。创作方式为每一句的尾韵相同,一韵到底。这类韵脚诗最能体现韵脚诗的特点,好的作品一般都具有语言上的张力和震撼力。如臧克家的《当炉女》:

  去年,什么都是他一手担当,

  喉咙里,痰呼呼的响,

  应和着手里的风箱,

  她坐在门槛上守着安详,

  小儿在怀里,大儿在腿上,

  她眼睛里笑出了感谢的灵光。

  今年,是她亲手拉风箱,

  白绒线拖在散乱的发上,

  大儿捧住水瓢蹀躞着分忙,

  小儿在地上打转哭的发了狂,

  她眼盯住他,手脚不停放,

  果敢咬住牙根:“什么都由我承当!”

  隔行韵脚诗

  隔行韵脚诗,也叫“隔句韵脚诗”,这类韵脚诗在新诗中很常见,特点为可间隔一行或间隔多行后押在同一韵母上。如戴望舒的《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双句韵脚诗

  双句韵脚诗的创作手法为两句两句押韵,一首诗可以押多个韵。如徐志摩的《云游》: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节转韵脚诗

  节转韵脚的特点为不同的诗节可押不同的韵,一首诗同样可以押多个韵脚。如林徽因的《深夜里听到的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遥韵韵脚诗

  遥韵韵脚是指在一首诗中隔章押韵。也有只押每个诗节最后一个字的,这类韵脚诗在新诗中还是普遍存在的。如顾城的《无名的小花》:

  野花,

  星星,点点,

  想遗失的纽扣,

  撒在路边。

  它没有秋菊,

  卷曲的金发,

  也没有牡丹,

  娇艳的容颜,

  它只有微小的花,

  和瘦弱的枝叶,

  把淡淡的芬芳

  溶进美好的春天。

  我的诗,

  象无名的小花,

  随着季节的风雨,

  悄悄地开放在

  寂寞的人间......

  还有在各章末尾,而且是使用同样的句子。如闻一多的《一句话》: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叫我今天怎么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交韵韵脚诗

  交韵韵脚诗较之其他类韵脚诗的特点是这类韵脚诗全篇押多个韵,几个韵脚可以交替出现。如臧克家的《老马》: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地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眼前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望望前面。

  抱韵韵脚诗

  抱韵韵脚诗在新诗中比较少见,这类诗歌的创作方式为每诗节首尾两行押一韵,中间诗行再押另一韵。如朱自清《还念闻一多先生》:

  你是一团火,

  照彻了深渊,

  指示着青年,

  失望中抓住自我。

  又如朱湘的《晓朝曲》:

  宫门前面两行火把的红,

  冲破了黑暗,映照着宫墙,

  金黄的火星腾过华表上,

  墙头瞧得见翠柏与苍松。

  来朝似的群鸦旋舞天空,

  夜云仓皇的向远处遁藏;

  蚁聚的千官一声不听响,

  静候在宫墙十里的当中。

  朱红的大柱上盘着金龙,

  宝座的旁边缭绕着炉香,

  两个宫女已将雉扇高掌,

  丹陛前恭立着卿相,王公。

  看哪!一轮红日已经升东,

  杏黄的旗旆在殿脊飘扬;

  在一万里的青天下荡漾,

  听哪!景阳楼撞动了洪钟!

  这七类韵脚诗可以归结为三大类:一是一韵韵脚诗,如全韵韵脚诗、隔行韵脚诗、遥韵韵脚诗都属于这类;一是交韵韵脚诗,如交韵韵脚诗、双句韵脚诗属于这一类;一是转韵韵脚诗,抱韵韵脚诗、节转韵脚诗是属于这一类。在这三大类之外还有复合韵脚诗,复合韵脚诗就是将两类、或两类以上的韵脚诗复合使用。这种韵脚诗不好归类所以我就没有列举。

  从新诗诞生开始便有人讨论新诗到底要不要押韵?从现在的诗坛来看,反对派似乎占了多数。我的观点是需要押韵,但不能刻意。有的人只知道全韵韵脚诗,便以偏概全认为韵脚诗只有全韵韵脚诗,所以认为韵脚诗是死板的,便说刻意的押韵会影响诗歌的意境和诗情。其实不然,当韵律处理得当,不但不会对作品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还会使诗情得到深化,让整首诗的节奏和意境融合,增强语言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韵脚诗是一种诗歌创作文体,是一种诗歌创作技巧,并不和其他诗派、思想、思潮有冲突,所以让韵律回归到诗歌之中。(文/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