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欣赏剑客抒情诗《野菊花》

2022年11月15日 07:15:1510百度已收录

欣赏剑客抒情诗《野菊花》

   剑客说道:[原创]野菊花

   在荒草里盛开,一个寂寞的嫁娘

   星星点点,水灵灵的眼睛

   守望他走过的路旁

   飞过的雁声里,没有听出半点消息

   滴滴泪珠,润湿了幽幽的香

   停止吧,停止吧,秋虫琐呐的喧响

   不能,随便被一个路人采摘

   不若,葬送给一只不解思情的小羊

   又落一片树叶的尸骨,生命还能抵挡多久的霜?

   如果某一天,你跚跚来迟,

   不知道,你是否还能记得野菊的芬芳?

   在传统的叙述诗中,叙述语言与抒情语言从不同层面出场、一目了然,而叙述所叙之事是已然发生或可能发生之事。而在现代叙述型抒情诗的写作中,精彩的叙述的语言给人想一口气读完的冲动,每一段甚至每一行都给读者悬念。

   在剑客的这首“野菊花”里,叙述语言和抒情语言二位一体,只有通读全篇之后才能定夺语言的叙述功能。而且更本质意义的区别在于,采用现代叙述型抒情诗的写法,所叙述之事,并非一种直接生活经验,因为剑客并不是一朵野菊花,也可能用生活加以验证的经验,包括用比拟手法,促使读者产生联想,使描写的人、物、事表现的更形象、生动的作用。当然也可以用想象。

   剑客“野菊花”的叙述其实简而不单,实际上每一行都是一个片断,这种快镜头的播放方式让一朵花(其实是一个女人)一生的故事,在一瞬间展现在我们面前。

   “野菊花”的抒情倾向和意象简洁清澈,情节单纯并线性展开,当阅读结束时,完整的情节交待才把诗意表达予以拢合。荒草里盛开的一朵野菊花,就像一个寂寞的嫁娘——守望着她的意中人出现——雁飞过,却没有意中人的消息——她因等待而流出滴滴泪珠——心烦——一个路人想要她——不懂事的小羊要吃掉她——继续等着,岁月如梭——意中人来了,她却老了,没有年轻时风采了。实际上,这样的事,在现实生活中很多,说到底,一个大龄女青年的故事呗。剑客采用了不能,不若,还能,如果之类的语言,巧妙地采用传统叙事诗的基本构思模式,即人物有出场和结局,情节有起伏高潮,但却高度浓缩地演绎了这个经典的等待故事。而情节的起伏扣人心弦,请看:

   飞过的雁声里,没有听出半点消息

   滴滴泪珠,润湿了幽幽的香

   停止吧,停止吧,秋虫琐呐的喧响

   不能,随便被一个路人采摘

   不若,葬送给一只不解思情的小羊

   又落一片树叶的尸骨,生命还能抵挡多久的霜?

   她向飞过的雁询问意中人的信息,却没有答案。她流着泪,此时,平时悦耳的音乐变成了噪音。等不到意中人,可能随便嫁给一个“不曾相识”的别人吗?本来到这里,读者已屏住呼吸,但下一个惊险的情节出现了。“葬送给一只不解思情的小羊”,一个“盛开”的美女,因等不到意中人,要嫁一个不懂感情的“小白脸”,这样的婚姻多危险啊,谁知道这样的“小白脸”什么时候懂得感情,关键是他和谁懂得感情,如果不是这朵“野菊花”,而是其她的“野菊花”,那可惨喽。

   还好剑客没有人痛下杀手,让我们的这位女主人公草率地嫁人啊。否则,我们全体同志要提出坚决而强烈的抗议!

   可是年月岁月流逝太快了,“野菊花”要凋谢了,要失去盛开时的芬芳了。如果有一天,昔人的情人想起你的时候,看着你现在的容颜,他还能记得起你盛开时的模样吗?

   将一个人一生的故事,用比拟的方法,以花喻人,这正是剑客的厉害之处啊!

   “野菊花”构思借鉴了传统叙述诗模式,但不是简单的借鉴,表达方式仍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剑客仍倾心于诗歌生命的完整性,以“野菊花”将叙述者“我”(当然,这个我是一个昔日的美女)的方式在诗中出现。让“我”在抒情中以“不能”“不若”和“如果”等语句展开。这样使叙述型抒情诗的诗意表达有了双重效果,一面是“野菊花”自身的抒情,另一面是作者剑客强烈的情感领向。

   “野菊花”每一行的句子各自独立的抒情效果独特,扣人心弦,而每一行的抒情语句最终在结尾处汇合,剑客对“我”思想意向、抒情合并形成了作者也是阅读者的抒情叙述。

   好一朵盛开的“野菊花”,芬芳,艳丽,剑客啊,你要对她负责到底啊,虽然她已不年轻了!嘿嘿,不关俺南心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