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句子

龙争虎斗怡红院--彩云易散(转载)

2022年09月19日 07:27:2313百度已收录

怡红院青衣队中的二号人物就是晴雯。在这场不见硝烟却又残酷无情的夺宠斗争中,她是个项羽式的悲剧人物。要想客观地解读晴雯需要一定的耐心和勇气,首先要拨开曹公设置的烟幕--芙蓉女儿诔。芙蓉诔是晴雯死后宝玉为她写的祭文,辞藻之华美直追洛神赋。引得痴心的读者也觉得,原来晴雯是如此完美可爱的一位神仙姐姐,原来宝玉对她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真是感天动地呀!真是这样吗?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人死之后,被活人回忆起来也多是只念到他(她)的好处。如果荷西不死,三毛会写出那么感人的怀念文章吗?完美的荷西只在她的笔下和回忆中,生活中的荷西若是长寿,说不定也得离婚。追悼会上的主角永远是永垂不朽的,失去的东西永远是最美好的。钱钟书说其实文人都盼有人死,以便有机会给自己写出感人的好文章。这话有点夸张,却也很有道理。芙蓉诔中也颇有不少溢美不实之辞。比如“姊妹悉慕瑛娴,妪韫咸仰惠德”一句,显然不符合事实。丫环姊妹们少有没和她拌嘴没挨她打的,老婆子也基本上被她骂遍了,谁仰慕她的惠德呀?

   群芳夜宴时抽到了芙蓉签的是黛玉,而非晴雯。晴雯的命运只是黛玉命运的一个征兆。这篇祭文虽是祭奠晴雯,但死人实际是听不到的,就算听到,晴雯也未必听得懂。偏偏是黛玉在现场听到了,而敏感的她居然对“眉黛烟青昨犹我画,指环玉冷今倩谁温”这种亲密已极的句子毫无醋意(连宝玉祭奠金钏她还要讽刺一下呢),甚至对这文章很欣赏,还与宝玉热情地探讨起修辞的改进来了。黛玉在芙蓉林中的半夜出现让宝玉主仆都以为是晴雯显灵,曹公这样的安排恐怕是大有深意。以文中的赞美看来,真正配得上这篇祭文的,只有世外仙株林黛玉。此文实际是祭奠黛玉的,晴雯只是个引子。

   真正客观评价了晴雯的还是判词。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这是说晴雯的个性好像晴夜明月,史湘云的判词也有“霁月光风”说明这两人都是心直口快,只是一个爱得罪人,另一个却始终人缘很好。但在那个时代,勇于说心里话的人不多,所以“难逢”。彩云既是晴雯的名字又比喻了她的姿色之美艳。“大抵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晴雯也难逃红颜薄命的定律,很早就夭折了。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说明了晴雯的野心。晴雯出身贫贱,从小就在管家赖大家里当小丫环,是奴才的奴才,十岁时才被作为礼物献给贾母。贾母喜欢她聪明漂亮,又爱说话又会做针线,就把她派给宝玉作丫环,当然心里也存了让她给宝玉作小老婆的计划。但当时宝玉已经有了袭人这个大丫环,按次序,晴雯只能作二号姨娘了。如果晴雯安心地等着做二姨太,也不能算是心比天高,因为这是她应得的。然而古今中外所有美女都一样“天生丽质难自弃”,说白了就是希望以自己的美貌换得比其他女孩子更优越的生活,选港姐傍大款手段各有高下,但都是这种“难自弃”思想的表现。红颜薄命的根本原因是红颜太不惜命。晴雯一直都不甘居袭人之下。论年纪,她只比袭人小几个月;论出身,一样是老太太派来的;论针线,没人比晴雯做得好;论美貌,晴雯更胜一筹。只因为进贾府晚了几年,没能第一个被派到宝玉身边,被这个马屁精占了先,自己就不得不作小伏低,当她的“助理”,真是太不公平了!所以,虽然上上下下都认为袭人是当然的头号准姨娘,可晴雯从不承认她的权威地位,说“正经连个姑娘还没混上呢,也不过和我似的”;当王夫人给袭人调高了工资,确立了她准姨娘身份后,晴雯说“一样是这屋里的人,谁又比谁高贵些?”。袭人分配的针线活,晴雯都懒得做;她挨李嫫嫫骂,晴雯也抱不同情的态度;她挨宝玉打,晴雯也很幸灾乐祸。

   这是<红楼梦>中最精彩段落之一。宝玉淋雨回来,丫环们只顾玩,没有及时开门,袭人开门,被满肚子没好气的二爷狠踢了一脚。一向温柔没架子的少爷突然爆打心爱的丫环,这在怡红院将引起怎样的地震式效应啊?其实我怀疑宝玉这一脚潜意识是冲晴雯来的。不久前,黛玉因为吃过晴雯的闭门羹而跟宝玉大闹,几乎绝交。宝玉听说事情起因自然也是心疼得不行,林妹妹可是俺心尖儿上的人,未来的怡红院女主人,竟然被丫环这样欺负,你们欺负俺倒也可恕,欺负林妹妹可是绝不能容忍!但他们都不知道肇事者就是晴雯,宝玉当时就许诺林妹妹回去打听清楚好好教训教训她。此后竟然忘了这事,今日勾起旧事,少爷脾气发作,管她是谁,先杀鸡儆猴再说!于是窝心脚踢了出去。

   谁知踢到的是贤人袭人,宝玉又后悔又心疼,又是请大夫吃药,又是内疚叹息。想想尤二姐流产,“秋桐近见贾琏请医治药,打人骂狗,十分尽心,她心中早浸了一缸醋在内了。”与之相似,宝玉为袭人忙活,晴雯也浸了一缸醋。她在给宝玉换衣服时“不防又把扇子失了手”,真是不防吗?曹公描写晴雯是举动“轻便”的人,就是说干活手脚利索,东西轻拿轻放,应该少有摔东西的时候,跌扇子真是无心吗?后来宝玉劝晴雯时说“别在生气时拿它出气,这就是爱物了”,原来晴雯是当时心里生气,所以拿东西时才重手重脚,才“不防”失手的。以晴雯的个性,要是宝玉这么说错了,她准会反驳。但她不但没有反驳,反而接受了规劝。说明她当时的确是用扇子出气了。晴雯本来见袭人挨打心里应该是很解恨的,所以喜欢把这事提起来趁愿,宝玉只和她说摔扇子的事,她倒主动提起袭人挨打的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且一次不够,还要反复提,跟宝玉提一次不够,见袭人来劝,又提一遍,可见这事真让她觉得提起来就是一种快感。

   常听见有人说晴雯高洁不俗,实在是偏爱她了。她跟其他丫环一样,都想追求宝玉。你可以说她的爱情真诚热烈,但袭人的真诚未必比她差;你可以说袭人追求宝玉有名利方面的考虑,但晴雯又何尝不是,如果只是为了奉献不求索取,她又何必对袭人晋升准姨娘,“谁又比谁高贵”那样耿耿于怀呢?在那个时代,以晴袭这样的身份,要求她们对宝玉少爷达到超越物质,精神平等的完全纯洁的爱情是不可能的。争荣夸耀之心人皆有之,晴雯想越过袭人的次序去就是她心比天高的表现。

   还有一次秋纹谈起得了王夫人的赏赐,无比得意。

   晴雯笑道:“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

   读到此,读者不禁要鼓掌:“晴雯姐姐真有风骨!”可再看下边:

   晴雯听说,便掷下针黹道:“这话倒是,等我取去.“秋纹道:“还是我取去罢,你取你的碟子去.“晴雯笑道:“我偏取一遭儿去.是巧宗儿你们都得了,难道不许我得一遭儿?“麝月笑道:“通共秋丫头得了一遭儿衣裳,那里今儿又巧,你也遇见找衣裳不成.“晴雯冷笑道:“虽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定不得.“说着,又笑道:“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

   读者不由要失望了,闹了半天,晴雯也很稀罕这些赏赐呀。就象现实生活中有些人一到单位里评职称调工资时装出一副高傲无争的姿态,暗地里却是全力以赴志在必得。自己得到时笑人无,别人得到时气人有,这样的人也能算“高洁”?

   晴雯心里有“攀高枝”的野心,但她喜欢讽刺和压制具有同样野心的人,比如小红等等。她最喜欢说“撵出去”的话。看来她也巴不得多赶走几个人,就算是不具备竞争力的人,她也希望她们都不存在,而且毫不掩饰这种露骨的想法。大闹时也说要出去,可一旦宝玉真要赶走她,又说“一头碰死也不出这个门”。比起痛痛快快说走就走的茜雪,她更差了一份傲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自己不想被逐,为什么不能对别人宽容些呢?常有人说晴雯是真人,这倒是,“真善美”,她肯定能占上一样,但人太真实了,表现出来的就未必都是善与美了,至少她是个不太厚道的人。

   “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风流”与“灵巧”都是好辞,为什么会招人怨呢?风流可能指她爱打扮,王善保家的说她打扮成个西施的模样。王夫人也说她打扮得花红柳绿。书里形容她的指甲留得很长,染得红红的,看来是打扮得十分乍眼。在中老年妇女看来就是典型的招风引蝶的狐狸精形象。其实大观园里除了宝玉也少有男人,她打扮了也勾引不来什么人。就算是宝玉她也不见得真想勾引,打扮可能只是她的个人爱好加上美女自恋倾向的表现。她本身心灵手巧,肯定也比别人打扮得更别致,难免会引来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半老徐娘们的妒忌,偏偏她对这帮老妈子又很不客气,积攒的怨气爆发出来,足以致命。

   打扮的风流是一方面,心里的风流是一方面。常有人说“晴为黛影”,其实晴雯与黛玉除了外貌和死因,其他方面少有相似之处。倒和宝钗颇为神似。

   1、二人分别是大观园不同阶级中的第一美人。

   2、二人都有野心,宝钗想进宫上青云,晴雯心比天高,要作宝玉的首席姨太太。

   3、二人都是貌美而自重,宝钗“珍重芳姿”,端庄稳重。晴雯虽得宝玉之宠,却始终冰清玉洁。只有有主见又对自己的美貌自爱自恋的美女才能做到,轻易失身的都是尤二姐式的没头脑白痴美人。

   4、二人都是对己对人要求都很高的人。自己能做到的就理所应当认为别人也应该能做到。宝钗认为大家都应该守本份,多做针线少读书,衣饰朴素守闺范。晴雯则认为所有丫环老婆子都该象她一样尽心竭力侍候宝玉,认真负责不怕苦不怕累。但二者实施方法不同,宝钗是苦口婆心地劝,不怕人家生气厌烦。晴雯是张口便骂,抬手就打,先出了气再说。

   5、二人的思想都比较复杂。宝钗从小看过言情小说,虽然早就丢开了,若非心里常反复念诵,岂能一听黛玉的一句酒令就回忆起这艳辞来?蜂腰桥听见小红的话,若换作湘云,甚至黛玉可能还要琢磨一下,她却立马就明白是奸淫狗盗的事。晴雯是没事就爱说人家跟宝玉有什么什么事,袭人是经常被她挖苦不用说,见宝玉给麝月梳头就联想到交杯酒,一说洗澡就想起碧痕跟宝玉的鸳鸯浴,一见宝玉凑巧在芳官那里吃顿饭,立刻就说芳官是狐媚子,两个人约会,等等。当然,钗与晴作为大观园内硕果仅存的几个高龄美处女之一,怀春之心较炙也很正常,符合佛洛伊德的理论。宝钗只是活动一下心眼儿。而晴雯每次都要大张旗鼓地不吐不快,就不太合适了。一个大姑娘,一天到晚把人家的男女情事挂在嘴边,就算她自己作风正派,属于“叫狗不咬人”型,别人心中难免会有想法“怎么她对这类事就这么上心?”。虽然她“寿夭多因诽谤生”可她自己也没少传人家的闲话。宝二爷说得好:“满屋里就只听她磕牙。”

   晴雯的灵巧是什么灵巧呢?嘴巧吗?晴雯的确经常跟别人吵架,但战果如何呢?

   1、讽刺麝月被宝玉“上头”,麝月忍让了,没吵起来。

   2、与碧痕吵架,似乎是败了,否则不会冲无辜的黛玉撒气,让她吃闭门羹。

   3、与小红吵架,说她不干活,被小红噎得没词儿,只得恨骂几句“攀高枝”,小红因级别低,没敢还嘴。

   4、与宝玉吵架,得到袭人劝解,大闹一番,差点被赶出去,自己也气得直哭。

   5、与坠儿妈吵架,又没词儿了,只好乱嚷,幸亏麝月解围。

   6、与芳官干妈吵架,得到麝月相助,大获全胜。

   可见晴雯姐姐口才实在有限,只有那些级别低年纪小的丫环才可以让她痛骂一番,稍微有点脑子的她就应付不了了。红楼中爱吵架的人还包括凤姐黛玉湘云等人,但她们都是能者为之,因为吵架实在是一门艺术。尤其是在公众场合吵架,目的不仅是解恨,更是告诉在场所有人:我是有道理的,我是不可欺侮的。如果本人不善吵而硬来,不但会被气着,更给别人留下不讲道理“傻厉害”的可笑印象,一如动画片里的唐老鸭。所以象袭人这种善于藏拙的人自知嘴笨,就不和人吵,而派遣口才敏捷的麝月去吵,自己不战而胜。晴雯姐姐虽不善吵,但吵架兴致极高,逮谁跟谁来。屡战屡败而屡败屡战,精神可嘉。以过人的精力和旺盛的斗志随时保持备战状态,终于得到“爆炭”的美称。可惜她生错了时代,要是在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怎么也能当上个造反派领袖,红卫兵小将什么的。

   常听人说晴雯有正义感,吵架是出于义愤,反观晴姐姐的几次吵架经历,似乎跟正义感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比如袭人被李嫫嫫骂,她就毫不同情,芳官被干妈欺负,她倒觉得芳官不省事,赵姨娘跟小戏子们打架,她也不劝,唯恐天下不乱。她之所以爱吵架可能还是跟本人不善言辞有关,“有理不在声高”,试想如果一个人能流利酣畅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愤慨,又何必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大吵大嚷,甚至要通过大打出手来出气呢?

   晴雯真正的灵巧是表现在对人的态度上,她虽没有袭人的心计,但在见风使舵方面也是一把好手。幼时在赖大家她肯定是个伶俐乖巧的小丫头,否则赖大绝不敢送个又懒又奸的小捣蛋鬼给贾母,她进贾母房中后就变得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就是说话密而富有个性,爱卖弄自己的心灵手巧,“大展奇才”,得到贾母赏识,送给了宝玉。在宝玉房中,她属于比较有地位又受宠的,所以“性子越发养得娇了”。麝月看家时,她作为更高级的丫环倒出去和小丫头一起赌钱;袭人休假的第一夜,麝月忙里忙外铺床叠被,她只顾坐在熏笼上暖和,连镜子套也懒得放,麝月劝她“今儿别装小姐了,也略动一动”(吼吼,看来她是一贯懒惰的),她回答说“有你们在一日我且受用一日”,倒忘了自己常说的“一样是这屋里的人,谁又比谁高贵些?”她擅长女工,但对袭人分派的活计(当然也是给宝玉做的)总是推三阻四,但当宝玉的雀金裘破了,她又不顾病体难支,使出看家绝技,一夜不要命地给他补好。当宝玉亲自让她磨墨,她就积极地磨了好些,还不顾天寒地冻亲自登梯子认真地把字贴好。当她取代袭人,成为宝玉贴身使女后,立刻变得勤快谨慎“睡卧警醒举动轻便”,使宝玉真正依赖上她。为什么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职场中也常见有些人,本身也很能干,但就是不屑做基层工作,如果本人再有点背景,就更可以对基层主管交代的任务推三阻四,可一旦有高层领导分配的工作,他立刻冲在最前面,因为这才是表现自我的好机会哪!要是仅仅做好基层主管分配的工作,就只是配合别人的工作了,表扬也是别人的,只有亲手把成果交到高层那里才是有意义有面子的。晴雯心里多少也有这种想法吧?所以王夫人说“有本事的人难免有些调歪。”

   见风使舵的另一表现是对上下级态度的不同,晴雯在宝玉面前可以撒娇,到王夫人跟前却又表现得十分谨慎,对下级的丫环婆子则非打即骂毫不留情,她用一丈青扎坠儿一节与凤姐用头簪刺给贾琏把风的小丫头简直如出一辄,当然偏爱她的人可以说她义愤填膺雷厉风行,但下手的确太狠了。有的小丫头被她吓得睡梦中都在求饶,她简直就是怡红院底层仆人的恶梦。“姊妹悉慕瑛娴,妪韫咸仰惠德”?见鬼去吧!

   晴雯其实与凤姐也颇为相象,两人都爱打扮得艳丽出众,都爱卖弄才干争强好胜,都有掌握权力的欲望,也都对下级实行严酷的管理。但凤姐有圆滑的处世技巧和较高的社会地位,别人恨她怕她也无可奈何,晴雯仅是个领班丫环,也这么“张狂”,若是真当了姨娘,底下人还有好日子过吗?所以当她被赶走的时候,许多老婆子都暗地里庆幸不已。

   晴雯对小丫环是不怎么样的,但有时出于形势需要也会有所改变。比如有次芳官他干娘先叫了他亲女儿洗过了头后,才叫芳官用剩水洗头,结果二人吵了起来。

   晴雯因说:“都是芳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也不是,会两出戏,倒象杀了贼王,擒了反叛来的.“(看来她对芳官看不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见她受欺负也不同情她。)

   然而紧接着,宝玉展示了自己对芳官的同情态度,袭人也亲自给芳官洗发护发用品,于是晴雯也立刻调整了对芳官的态度。见袭人拦住宝玉,准备自己去教训芳官他干娘,晴雯就决心要抢在袭人前边。

   晴雯忙先过来,指他干娘说道:“你老人家太不省事.你不给他洗头的东西,我们饶给他东西,你不自臊,还有脸打他.他要还在学里学艺,你也敢打他不成!“那婆子便说:“一日叫娘,终身是母.他排场我,我就打得!“

   袭人是何等聪明人,早料到晴雯不行,杀牛还得用牛刀,就把麝月派去助阵。麝月妹妹当然不辱使命,三言两语说得“那婆子羞愧难当,一言不发”。

   看来芳官还真是合了宝玉的眼缘了,大家都在帮助她。袭人出了钱,麝月出了智,那么俺晴雯也不能落后,就出点力吧。于是晴雯过去拉了他,替他洗净了发,用手巾拧干,还按照宝玉的要求,保持芳官的自然美,替她松松的挽了一个慵妆髻。不知其他小丫头会怎样看待这一幕,也许会暗叹“芳官这头也不知前世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竟得晴雯姐姐玉手亲自料理!”当然后边还有她与袭人一起手把手作示范教芳官侍候宝玉喝汤等情节,芳官妹妹从此因祸得福,得以登堂入室,跟一般老资格丫环们一起侍候宝玉了。

   由以上种种看来,晴雯并不象很多自作多情的读者看来那样脱俗。她很真实,也很勇敢,但有勇无谋,有时还自作聪明,得罪了很多人。这样的风流灵巧,能不招人怨吗?

   在生活中工作中,她也争强好胜,一点小亏也不能吃,一点委屈也受不了,不知不觉,在对这些细节的追求中,她丧失了更可宝贵的东西,就是姐妹间的情感和群众支持,也许在她眼中根本就不需要这些和自己比起来又丑又笨的丫头们的支持吧,所以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别人高不高兴是他们的事,只要自己一时痛快了就行,从来不会有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用曹孟德的话来说就是“谋大事则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晴雯这种人生态度导致了她在争夺姨娘位置斗争中的必然失败。晴袭之争如同楚汉之争。男人尔虞我诈逐鹿天下,是为了争夺权势;女人勾心斗角费尽心机,是为了争夺男人。两者的本质并无不同,男人对权力和事业的野心与女人对名份和爱情的向往也没有高下之分。晴袭二人也是两位脂粉英雄。

   袭人如同刘邦,自己本身才华没有对手那么高,但是有心机有谋略,善于运用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人与事,通过他们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本来晴雯也可以做到,她是贾母派来的,而且贾母非常喜欢她,她完全可以借这层关系确立自己的姨娘地位,可惜她太过托大,不肯象袭人那样主动接近上层。如果她真是清高不屑为之倒也罢了,可她又爱慕宝玉,嫉妒袭人,宁死也不出怡红院,出去了就要被气死。她有着世俗的追求,却又不肯使用世俗的手段,所以失败也是必然。荀子说“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没读过书的袭人天生就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她胜利了。

   晴雯就象项羽,因为自身条件优越就目空一切,以为胜利必然属于自己,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又表现得目光短浅急功近利,所以失败是必然的。她有许多优点,比如漂亮聪明,心灵手巧,敢做敢当,作风泼辣,嫉恶如仇等,但这些优点都并未在她追求理想的过程中发挥应有作用,有时甚至帮了倒忙。她也有很多缺点,但罪不至死。可她由于平时不注意,最后成为众叛亲离的孤胆英雄,很冤屈很悲壮地死去了,象英雄末路的项羽一样。博得了很多同情失败者的人的眼泪,其实如果项羽成功了,从他火烧阿房宫的残忍来看,也未必干不出刘邦式诛杀功臣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如果晴雯真的当上宝玉姨娘,别人只怕也都没有好日子过。宝玉对老婆子们做的事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但年轻漂亮女孩干出的一切事情都是觉得可以宽恕的,连夏金桂这样的残忍恶毒,宝玉也仅仅是觉得“纳闷”,并无恨意。对尤二的死,也只觉伤感,并不会怨恨凤姐的嫉妒。虽然怀疑袭人与晴雯被逐有关,但只要她撒个娇,宝玉就不再追究了。他就象贾琏一样,天真地认为老婆们应该和睦共处,对哪个老婆都挺好,五个指头一般疼,绝对想不到猫鼠同笼的危险。嫁给这样的男人只能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闹的女人有人疼。谁厉害谁才能生存下去。以晴雯之厉害不让金桂,醋意仅次于秋桐的条件,不知又有多少老实姨娘要受她的气呢。

   晴雯在临死前也明白自己以前犯的错误,说早知如此,当日另有一番道理。好多人觉得她是不甘心枉担了虚名,以为她后悔没早跟宝玉发生关系。我倒觉得恐怕不只于此,她肯定是想在做人方面也有所改进。我一直觉得晴雯还很象另一个人------贾雨村。

   记得雨村第一次被参下野时的罪名是“生情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他本人也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与晴雯的风流灵巧不拘小节,恃才傲物不服从袭人领导,与芳官等“狐狸精”要好,打着认真负责的旗号压制下级,使他们不胜其苦,何等相似!但雨村比她要幸运得多,得到了重返官场的机会。此后他吸取教训,善于做人,学会了抱紧贾家这棵大树往上爬,加上以权谋私过河拆桥的本事,在仕途上一帆风顺。想来晴雯也很聪明,如果她能保存实力不被气死,找机会东山再起,也许会学乖一些。可惜她是被一棒打死永无翻身之日。正是:“未做姨娘身先死,常使佳人泪满襟!”

   晴雯就象一片云,有时霞光灿烂,有时是乌云浊雾,不是用单纯的好与坏可以一言蔽之,但云彩终究不是长久有根基的东西,一旦狂风来袭,立即烟消云散了。